欢迎来到中国家装建材协会!
国内外新闻 
首页 > 国内外新闻
多措并举才能实现化解产能目标
文章来源: 本网站 发布日期:2016-03-17 点击率:190

    化解水泥产能过剩,打好“去产能”这场歼灭战,如果用一句形象的比喻来概括,即为“掐头去尾,细烹中段。”“掐头”是遏制新增产能,掐掉违规增产的势头。“去尾”是淘汰落后产能,斩断不堪重负的尾巴。“细烹中段”,则是指在产能过剩与环境保护的双重压力下,在转型升级和生态文明的双重机遇下,进一步化解“掐头去尾”后,仍然过剩的产能,必须采取多管齐下的办法精细治理,才能紧握机遇转型升级,取得事半功倍、一举多赢的效果,为行业可持续发展铺开更健康的局面。
   

    那么,在这紧要关头,我们又该如何多措并举?一年来,相关政府部门、行业协会和企业,尤其是领军企业,都纷纷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议和意见,值得探索和尝试。
 

    第一,促使水泥错峰生产常态化。
   

    “水泥错峰生产”是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由政协委员提出的,同年10月新疆率先试行,随后,东北三省、华北六省市也相继加入错峰生产的行列。从提案提出到落地实施,之所以行动如此迅速,原因很多,包括国务院领导的关注、工信部等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、媒体的传播和行业协会的协调,更因为产能过剩区域内的企业欣然愿意、积极促进。更为可喜的是,2015年11月,工信部和环保部两部委联合出台具有强制性意义的“通知”,要求北方所有采暖区域做好水泥错峰生产的相关工作。两部委的联合发文可谓众望所归,将进一步加强水泥错峰生产的操作力和执行力,下一步工作的重点,则是要促进错峰生产常态化。
 

    据业内人士统计,实行错峰生产后,仅华北和东北地区在冬季统一停窑4~5个月,就可将水泥产能过剩由目前的51%减少到16%~21%。同时,如果冬季错峰生产4个月,整个北方地区可减少煤炭消耗436万吨,减少烟气排放1774亿立方米。可见,错峰生产不仅能有效化解水泥过剩产能,还对减少环境污染、改善空气质量有着明显的效果。但是,水泥错峰生产是一项系统工程,其中涉及企业众多,技术和政策性强,具体办法实施起来比较复杂。水泥错峰生产要实现落地生根,达到常态化,还需更多部门联动,从差别电价、税收政策、行业准入及生产许可证等多方面建立扶持政策和奖惩制度,并逐一形成文件及时出台等,依法依规办事,才能建立常态化机制。
 

    第二,彻底取消32.5水泥标号。
 

    当前,当行业内都在讨论是否应该取消复合32.5水泥的时候,部分大企业已经开始提出,化解产能过剩应彻底取消32.5水泥标号了。目前我国水泥标准中的32.5等级水泥有矿渣硅酸盐水泥、火山灰质硅酸盐水泥、粉煤灰硅酸盐水泥、复合硅酸盐水泥4个品种。据相关资料显示,目前我国仅复合32.5强度水泥的产量,已经占到了水泥总产量的60%以上。而国际上已几乎没有32.5水泥标号,现在通用的基本上是42.5水泥,占比约50%,剩下的50%是标号更高的52.5和62.5水泥,但在我国32.5水泥的占比几乎占到三分之二。众所周知,水泥等级的高低是由水泥中混合材料的品种和掺量决定的,而32.5标号水泥就是添加混合材料比例较多的低强度水泥,由于部分中小企业经营困难,为减少成本,甚至不顾标准的掺合比,加大复合材料的掺比力度,导致水泥产品质量参差不齐。
 

    假设随着低标水泥产品标准的取消,高标水泥对低标产品的不断替代,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质量和效益。当然,对于彻底取消32.5水泥标号,不少行业内专家认为,在我国农村建设和偏远区域的基础建设中,32.5强度水泥的应用率占据主导地位,低标水泥被淘汰,而其他水泥品种的生产力度远远跟不上,很难保证当地基建项目的进程。所以,有专家指出,彻底取消32.5水泥标号需要一个过程,当前应该根据我国各地区实际情况,由各地区大企业牵头,在城市周边等有条件的地区彻底取消32.5水泥标号。而在贫困地区或者边远山区等条件不允许的区域,应分阶段、分步骤,从取消复合32.5水泥开始逐步淘汰。
 

    当然,无论从化解现阶段产能过剩的角度,抑或推动行业转型升级的方向,淘汰复合32.5强度水泥都是必然之举。而在不久的将来,32.5水泥标号也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从而将加快淘汰落后的小粉磨站,加快淘汰落后产能,减少水泥总量,起到化解水泥产能过剩的作用。
 

    第三,加强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。
 

    化解产能过剩是现阶段水泥行业的当务之急,但绝不是唯一目标,其更长远的目标一定是实现水泥工业绿色生产和循环发展。在固体废弃物日益增多,“垃圾围城”日趋严重、污染治理设施不足的情况下,利用现有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,与垃圾焚烧厂相比,不仅不会产生有毒有害飞灰,也不会产生废渣,通过采用先进的工艺技术能连同垃圾渗滤液一同处理掉,真正做到零排放。在化解产能过剩的同时,对促进水泥行业绿色转型发展,保护生态环境、发展循环经济具有重要意义。

    2016年1月4日,工信部会同住建厅等6部委联合确定了包括安徽铜陵海螺水泥有限公司、华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在内的6家企业为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试点单位。这可谓又一个采取“果断行动”的创新举措,有可能在新的一年里真正拉开水泥窑协同处置的大幕。但是,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必须坚持严格控制增量,不能以任何名义上新项目,包括不能以协同处置消纳固废而新建水泥生产线。因为,水泥企业原有的水泥生产线,完全可以经过升级改造实现水泥窑协同处置。因消纳固废而加剧产能过剩的惨痛案例早已显现,2013年,“乌海现象”作为“新高端产能过剩现象”的典型案例,引发了行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和讨论。
 

    乌海作为内蒙古自治区西部的一个新兴工业城市,由于短时期内大规模、超常规的发展,水泥产业已严重过剩。当众多传统企业面临生死抉择之际,乌海为发展PVC项目,按政策规定:凡上PVC项目必须配套上新型干法水泥线,并按排放和消纳电石渣多少进行补贴。事实上,据当地很多水泥企业表示,他们很希望与PVC企业合作,利用已有的生产线帮助PVC企业消纳电石渣,但均因政策和制度的不完善而无法实现。在水泥行业产能严重过剩,传统水泥企业在严格控制产能之际,这种以协同处置名义新建生产线的举措,不断重复建设的结果就是,更加加剧了当地的水泥产能过剩。我们相信“乌海现象”绝不是个案,我们更不希望“水泥窑协同处置”这样的足以引领行业走入绿色循环产业的大好事,反倒成为加剧过剩产能的新漩涡。
 

    第四,鼓励优势企业“走出去”。
   

    “走出去”是我国水泥行业发展的一个大方向,但是企业“走出去”并非是把水泥厂迁出去,而是关闭或转移国内优势产能。正如工信部一位负责人所说,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等行业,经过近年来的努力,大多已转成了节能环保的产业,成为优势产能。这些优势产能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产能过剩,但对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,或者对其他“金砖”国家来说,它们的产能还是不足的,如果我们推出去了,就能获得双赢的局面。
 

    为化解国内水泥过剩产能,同时也为达到双赢甚至多赢局面,当前,水泥企业应借助“一带一路”等国家战略加大国际产能合作,积极寻求国外投资和增大国际贸易量。应由大企业牵头,积极主动地创造外需,积极推进“产能输出”战略,从而缓解我国内部水泥供需之间的矛盾,缓解国内新增水泥产能的投资和产能过剩的压力。
 

    第五,将碳排放交易方式运用于水泥行业。
 

    水泥业被列入首批启动的全国碳排放交易试运行的行业之一,可以说,让行业人士格外兴奋。正如一位行业内人士所说:“如果能够将碳交易市场引入水泥行业并做好的话,不仅能够有效遏制新增,还能淘汰落后,从而有效化解过剩产能。”很多行业人士建议:水泥行业应引入碳交易方式,水泥企业必须购买等量的碳排放指标,没有碳排放指标的企业将自动退出市场,对于退出或淘汰的企业,允许其按标准和规则进行碳排放量的核定,其核定后的指标可以拿到碳交易所挂牌交易。在碳指标总量控制下,没有淘汰的指标就没有新上项目的可能。
 

    碳排放交易完全市场化,政府不能许诺给企业空头碳指标配额。这便使得政府对水泥项目的监管从行政核准制转移到法律监督上,同时再加上社会监督,行业协会的评估认可。这样的方式,将有效遏制新上项目,控制增量,推进企业兼并重组,更能用市场化的手段迫使一些能效低、不达标的企业退出市场,淘汰一批“僵尸企业”。当然,化解水泥产能过剩的措施远不止这些,笔者只是总结其中的一部分,化解产能过剩还需要全行业群策群力,共同为之出谋划策。正如全行业共同期待的,只有在“掐头去尾”的同时,采取多管齐下的办法齐头并进,才能为化解产能过剩打开新的局面。